当个白痴,新宿事件

宝莱坞的歌舞无论是配合励志因素,搞笑色彩还是悲剧情节都运用的恰到好处。这部搞笑加励志片说的是大学故事,但更适合中学生看。理想这东西对两种人最有效,一种是未经风雨,单纯干净的人,比如那些正为了理想的大学奋斗的高中生们,一种是在逆境中依旧怀揣勇气,永不言败的人。只不过后者少之又少。片中兰彻就是这样的人,他批判印度教育体制的种种弊端,中国又何尝不是如此,可惜我们已经远离了纯真年代,有没有勇气去和现实抗争,所以只能乖乖臣服于命运,学习不擅长的专业,从事不喜欢的职业,可惜身边没有像兰彻一样的圣人出现救我们于水火之中,所以只能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土里,大智若愚地让一天天马马虎虎的过去。
励志片之所以经久不衰,就在于它抓住了人们渴望改变现实而不及的心理,通过主人公的命运让观众得到一丝心理安慰——至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做了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过上了不同于自己的生活。在三个白痴里,我也找到了这种心理平衡。估计也只有生活像中国和印度这样的人口超级大国的人儿才能体会那种无时无刻不在竞争的压力,进而体会兰彻人生观和教育观的可贵与理想主义。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一番励志过后还是要面对残酷的现实,励志片改变不了现实生活,但至少,在需要的时候,能给心灵加加油,做到这样,也就够了。习惯了生活的苦心经营,还好有励志片,让我们可以做个片刻的傻瓜,比如,在电影结束时,像兰彻那样,把手放在胸前,然后默念,一切顺利。

男演员演的都特别好、这部影片将近140分钟却一点不显得冗长、段奕宏演的的警官眼神毒辣的我都发怵、邓超这次也是演技大爆发、节奏很好让人看的也是酣畅淋漓、高楼追逐戏看的我手心冒汗、十分紧张刺激、随着真相慢慢揭露让人更多的思考的是人性的善与恶。“对和错每个人心里都有”“有些事烂在肚子里或许更有意义”“唯有死、才能让孩子轻松的活”这是我印象最深的几句话。让我不明白的是那个监听他们的人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交代的不是很明白。看完后我在想究竟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他们三个算是好人吗?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人不要去触犯法律、这是底线。还有一点年龄太小的孩子不太适合看、有些情节小孩子会受不了。

                         总结
   同样是精致小巧的香港警匪片,同样是主题探讨人性在非正常环境下的扭曲和迷失,我认为,《新》片要比前两年香港电影的救市之–《无间道》好的多:情节上更精彩,主题更鲜明、更深刻。而且,尽管尔冬升本人也不是很乐观,但是我在近两年的香港电影尤其是这部片子里,看到了香港电影对异质元素的积极吸收和对更深层次主题探讨的努力,以及在原有特色如暴力美学方面的突破和保持精彩情节方面的推进等,让我感觉香港电影的进步,也隐约看到他们发展的希望。
   最后还要说一点,虽然被禁或主动不送审的原因,是因为顾及中国人形象受损的问题,我认为大可不必。也正是因为影片把国人身上存在诸多问题暴露出来,才能让我们对自己的国民性有更多的反思,也才有可能去努力纠正。

                        
                       主题
    据说,因为《新》片中对在日中国人的描写,被认为是有损中国人的形象,被禁大陆市场。后来听说,是导演尔冬升和成龙两人商量后主动放弃的。主要原因是他们不想影片被删减的支离破碎,以至于让大陆观众看不懂,情节连贯不起来。关于这一点,我双手赞成。无论何时,必须坚持作品的完整性。
    但是,在《新》片里,看到了人性在困境、诱惑面前的屈服和沉沦,也更看到了国民性丑陋的一面。
   《新》片里,日本黑帮连续两任会长被手下人暗杀,无非是为了争一个位子。这些黑帮老大整天看似风光无限,但内心一直心怀恐惧,不知哪天就会被身边的人、自己的对手杀害。而原因,就是人性中的恶。
     中国人这边,就更是如此。从影片开始,在日生活时间长的老华侨,就是和日本黑帮勾结起来,专门欺负中国人。把阿杰手砍断的,就是依仗日本黑社会照顾的台南帮。无非是被怀疑换了游戏机的芯片,就要被毁容,就要被砍掉手臂。铁头帮他们那帮人争取到地盘后,以前整天受人欺负的、非常老实的那帮中国人,竟然开始卖毒品、毒打无辜百姓起来。以至于最后,一手帮他们打下天下的铁头过去,也要被他们杀害。
    还有一个细节很值得玩味。阿杰本来是一个非常阳光、胆小怕事的人,自从被砍了手臂、毁了容,自从铁头帮他们打下一个地盘后,他性情也变得乖戾凶狂。在街头遇到不顺眼的,就开始带领手下大打出手。不过,在最后,被以前砍掉他手的台南帮老大带人追杀他,他不得已躲到以前一个破房里,捂着已经被剖开的肚子,颤抖着对铁头说,原来他还是很胆小。走了一圈,从低处走向高处,又回到起点。
无论是日本的黑帮还是中国的黑帮,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杀害自己的大哥。无论多么亲密的爱人,在时空分离的情况下,在强大的社会压力和物质诱惑下,心都会走远。无论多么善良的人,无论多么胆小的人,一旦把他们放到具体的情景中,他们都会变得恶起来。这部影片就很好的证实了这个道理。人性,人性之恶,人性恶之悲。看了这部影片,想起这三个词,人会唏嘘不已。
    但是,这部影片里,就像当年鲁迅先生剖析中国人性格中的丑陋面,也在很多地方展现了国人目前仍然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说,他们到市场上偷东西,美其名曰“日本人不偷东西,认为其他人也不偷东西,真傻”;一些人在日本做坏事,还专门掠夺中国人的利益以谋生;再比如,中国人尽管之前很老实、经常被人欺负,一旦有了环境,一旦有人纵容他,一个老实人也会变成一条恶狗;还有,中国人的窝里斗,在利益的争夺中,表现的充分无疑。
等等诸如此类,在《新》片中也有多处展现。
    看来,国家形象和实力的发展,恐怕首先是国民性的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