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金宝搏让梦想赢一次,没那么差吧

    《3
idiots》,印度电影,看了一部这么好的电影,我在为华语电影担忧啊。语言幽默而不失深刻,情节简单而不失悬念,过程插叙而不失条理,拥有喜剧电影的一切,还充实着励志剧的全部。这是我的评价,没有夸大,没有吹牛。
     
     这种电影不是看看就过了的,在生活中,聪明的兰切斯特不常有,平凡的法罕和莱俱常有。但是,你的生命中肯定会有一个兰切,一个可以影响你一生的挚友。你迷茫了,会找他分析,你郁闷了,你会找他解忧,你快乐了,可以不用和他分享,但他一定知道。如果我们有这样的朋友,好好珍惜是不够得,试着做他的兰切吧。如果没有,也不用着急,因为说不定你已经是别人的兰切了,而那个人正努力的成为你的兰切。

我觉得挺好的,我看哭了都,套路是有点儿老,但是哪个电影套路不老啊?画风复古,场面壮观,人物服装也考究,演技还可以,颜值挺高的,至少我看到了爱情,看到了真情可贵,可能是我太小儿科了吧!我觉得挺好的。。。。。非要让写140个字,感觉被逼写观后感,今天立春,我自己做了春卷,小时候喜欢红豆沙馅儿的,现在觉得三鲜的也好吃,下回我要自己做,肯定更好吃。嘿嘿嘿

       因为自然科学史的老师推荐,我看了这部享誉全球的奥斯卡电影《3
idiots》,故事的核心,自然是老套到烂大街的励志主题:坚持并顺从自己的想法和意志,然后勇敢一点,温柔地推翻这个世界,让生活转个身。只不过是因为喜剧桥段的加入与印度歌舞的穿插,是这部励志片变得格外不一样,尽管省略了主角和各大配角为梦想而牺牲的惨痛代价的艰辛路程,但我们仍然能够感受到电影里面人物丰满的性格和仿佛真实存在的灵魂。
       因为我们和他们一样,曾经那么深爱过“梦想”和“不一样”诸如此类的词汇。
       毋庸置疑,编剧让梦想在电影里终于战胜了现实,契合了整部影片所要表达的主旋律,这当然是呼应主题,然而我们也知道,作为观影者,第一要务便是区分电影所创造的世界和我们这个真实的物理世界的不同,所以没有人会响应影片男主角兰彻的感染和号召而站在社会法则的对立面,以梦想与自我的名义,向我们这颗行星上现行的横扫了数百年的教育体制勇敢宣战。因为我们都亲眼目睹了真实生活中自己的梦想无数次败给现实的惨况。有天赋又如何?有勇气又如何?有身边至亲的人支持又如何?只是从未有人见过命运向人类低头的样子。
       只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如此喜欢并执着于影片人物身上的精神,因为梦想已经输了无数次了,何妨在温馨温暖绮丽的电影世界中,让梦想温柔地赢一回现实,让我们这个轰隆隆运行的不随任何人为意志所转移的宇宙机器有那么两个小时的生动与可爱,惟其如此,我们才会觉得冰冷如斯的现世人间尚余一丝暖意,就让我们做个不涉金钱,不涉地位,不涉一切人事干预的,只是关于梦想的纯纯的梦吧。因为人,是有做梦的权利的。
       而在这里,我更想要提出抗议的是,现在风靡全球的丛林法则,即所谓“社会达尔文主义”。
       影片中那个“消声器”从头到尾淋漓尽致地展现了绝大多数人的经历中一个贯穿始终的主题:竞争。
       我当然知道是什么让“竞争”蛮横地冲进了我们的生命,霸占地抢夺了梦想的位置,扮演了我们人生舞台上的唯一主角。正如印度皇家工程学院的院长如是说“没有人记得第二个登上月球的人是谁。”第二不重要,第二的努力根本不值一提,可是谁又能了解,更多数情况下,第一只是个运气问题,谁又敢断言,第二所付出的东西会比第一的更少?
       而更重要的是,“第一”是个伪命题。因为第一之上还有第一,印度皇家工程学院之上还有麻省理工学院,麻省理工学院之上还有瑞典皇家科学院,这是一个没有穷尽的连环,你永远都不会得到满足,因为你无论站长什么位置上,仍然有高山仰止的人上人在向下俯视着你,永远有人比你钱多,永远有人的妻子比你的漂亮,永远有人的儿子比你家的有出息,永远有人的父母比你的父母健康长寿,永远有人比你幸福,更悲惨的是,永远有人的骨灰盒比你的高档大气。按照我们这个社会人人皆信的所谓成功学定义:除了比尔盖茨和巴菲特,没有人是我们现今这个时代的地球上的真正赢家。
       而偏偏却有人队这样没有终点的游戏,如此感兴趣。却带动了全球那么多人,被迫卷入这场无休止的竞争。
       “消音器”是印度皇家工程学院中这场无终点游戏的发起者,其他人是被迫参赛的参与者,只有兰彻不是,他要的是工程与科学,而不是胜利。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人对唾手可得的胜利不感兴趣,因为与那种东西相比,他们更看重的,是自己的内心。
       无视社会所制定的共同规则的代价当然是惨痛的,像某些激进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分子,常常喜爱援例《进化论》中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他们中的大多数,即是被我们的社会所“淘汰”的炮灰。
       然而,有如此勇气来想我们寻常人所不敢想之梦,说我们寻常人不敢说之言,行我们寻常人不敢行之事,正如那些漠视常规,挑战传统与权威最后创造科学历史的古代先哲们一样,是闪耀在人类历史文明苍穹中稀少而珍贵的星辰。正因他们的存在,才提醒我们不要忘记自己曾经拥有过的梦想与勇气,才使我们尚懂得如何做梦,懂得如何对待这世间荒谬至极而又必须妥协与遵守的法则,或许我们没有能力来推翻它们,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曾有一天停止过要推翻它们的念头。也许我们不得不服从那些法则,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爱着那些法则,事实上,我们爱着的,并且是一直深爱着的,是像兰彻那样稀少而珍贵的星辰,他们的存在,是我们的幸运。
       将我们这个社会的运行拟化成不顾人类情感与接收程度的残酷自然界是可耻的事,我想我们不应为成功学的昌盛泛滥而欢呼骄傲,我们应该为尚有人记得还原科学、教育与人间本来面目而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