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彻和他的小伙伴们,虽成不了经典但也绝不是烂片

《三傻大闹宝莱坞》果然是一部容易因为名字而被错过的好电影。

在一片说很烂的评论后,带着忐忑的心态去观赏了这部电影,看完后说说我个人的感受,因为王家卫金城武梁朝伟大家对这片的期待值和要求都会特别高,我个人觉得这片成不了经典片但也绝对不是烂片,从拍摄手法还有配乐能看出导演在努力用心做好,片子除了节奏安排上有些缺陷,若拆成每个单元每个场景那都是非常有特色的,我最喜欢打群架那段有笑点又有些人生感触,配上灌篮高手的配越特别带感,还有就是金城武的管春和张蓉榕的毛毛十年前的那段,真是颜值爆表,伟仔一如过去的稳,陈奕迅和熊黛林也表现不错,有些人喜欢拼酒那段而我更喜欢拼酒结束后熊黛林和陈奕迅那段,有泪点,这片整场笑点很多,大家还是带着放松的心态看电影吧,你是观众不是影评人(带着鉴定的心态分析电影),还有别说什么分手大师恶棍天使的,客观来说不在一个层次,摆渡人是不完美是有些缺陷但也不是一无是处

戚蓼生对于红楼梦有过一段特别精妙的评论,说曹雪芹写红楼,”一声而两歌,一手而二牍”,“注彼而写此,目送而手挥”。具体来说,表面上说的是这一人这一事,暗暗地却实际在写另一人另一事的艺术手法。譬如明写晴雯龄官,实际上暗暗地在写黛玉;明写香菱,实际上暗暗地在写秦可卿。在我有限的阅读经历中,还没有第二个作者用到一手两牍的这种写作手法。

这部电影是2009年12月25日在印度上映的,在中国的上映时间是2011年12月8日,而我看到这部电影时是2013年“十一”期间,164分钟的时长,我分了三次看完。度娘的百科里对这部电影的类型归纳为:爱情,剧情,喜剧,励志。而我觉得,如果它是中国拍的,还应该多一个类型词——中国梦。

我第一次看《2046》的时候没太看懂,不过这一次发现王家卫似乎也有这一手二牍的技艺。最简单的例子,就是王菲饰演的两个角色,其实就出自同一个人——一个是现实生活中老板的女儿,另一个就是她在梁朝伟小说中的投影;一个活在真实的生活中,另一个活在梁朝伟的幻想里。但实际上还是同一个人的两种表现。

看完这部电影,我想起2013年5月17日在中国上映的《中国合伙人》,也是我喜欢的一部,同样都是三个小伙伴的故事,但我更喜欢《三傻》,从剧情到电影所要表达的思想都很喜欢。其中那些关于爱情,关于友谊,关于教育制度,关于生命,关于选择,关于梦想的情节,值得反省深思。

相对地,电影中的木村拓哉是梁朝伟笔下虚构的“我”,梁朝伟闷在心里没有说出来的话,都通过木村拓哉的口说出来了。木村对于作为机器人的王菲的微妙感情,就是梁朝伟对于作为老板女儿的王菲的感情。“慢慢地我开始怀疑自己。她对你没有反应,未必是因为她迟钝,也有可能是她根本就不喜欢你。”这话出自木村之口,但实际说的还是梁朝伟的心里话。木村说,在1224-1225之间特别寒冷,需要身边一个人的温暖,其实说的就是梁朝伟约王菲出去的那个平安夜。所以,木村拓哉就是梁朝伟,梁朝伟就是木村拓哉。这是电影里的两个人物,但又是同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