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流子影评,一个男人与一段回忆

刘建明和陈永仁谁更幸福,谁更成功,分不出来。陈永仁在卧底的世界里,那是永远黑暗的世界。因为自己视以为耻的黑帮父系血缘而被警察学院开除,这是一种悲哀。被黄志诚上司看中派去当卧底,表面上看是恢复了警察身份,实际上呢,他的人生从此以后仅仅靠微薄的正义的信念支撑他。正如他所说,只能在李医生的办公室才能睡着(作为一个普通人,真的很佩服他在睡眠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还能表现那么好)。正如他所说,他是靠出卖身边的人生活的。实际上对黑帮的人来说,他就是背叛者,他也承受了来自兄弟道义的谴责不是吗?韩国电影《新世界》里主角也是卧底,然而主角最终的选择是大开杀戒,从此算入黑帮人。虽然二者的情节背景不一样,但就卧底这个身份来说,说实话,《新世界》的结局才是我心怡的结局。成为一个卧底所需要的技能与身体素质绝不差于警察上层。虽然最后他恢复了警察身份,有一块写着浩气长存的墓碑,但对于死前的陈永仁来说,他快乐吗?直至死前,他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警察身份,终其一生,放弃了女友,放弃了正常生活,最后是被自己人杀死的,真是讽刺。而刘建明,身为警察,却在为黑帮做事。人人都夸他,以他为榜样,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些阴暗面。他总是在说“吓到你了?不好意思”,实际上是他心里一直在害怕别人发现他的真面目。从云端,正义的警掉落到谷底,一个可耻的警局内鬼。在韩琛死后,他的疑心与不安更是加重,时时刻刻都在想别人会不会有我是内鬼的证据,一次次的接近李医生和杨锦荣。
整部片子很大的亮点就是刘建明在警校说的那句“我想和他换”。一个心心念念想做好人的人,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被安上一个坏人的标签。他是在反抗命运的,却还是逃不掉命运的掌控。都说死才是一个人最后的解脱,可怜的是最后的最后他还活着,痴呆的活着。我们很容易可以想象,如果刘建明真的是一个警察,与黑帮毫无交集,他会是一名成功的警察,会做的上层的地位,也会是一名幸福的丈夫,有Mary陪在他的身边。只能说是命运弄人。
看完片子以后再去看片头无间道的解释:受身无间者永远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中之大劫。很悲伤。
李医生大概是片子中最美好的一个角色了,也是给了陈永仁最后一丝温暖的人。一个是拥有理想事业与光辉未来的人,一个是依靠一种信念而生存的没有明天的人。两个人因为心理治疗而相识,却终究要因为背后的人生路线而分道扬镳。每个人的童年、生活环境和家庭背景等等互相发生反应,逐渐整合成现在的自己。两个人相遇,以整合完成后的这一面相见,也许没有相同的工作、相同的物质条件、甚至没有相同的爱好,但就是不知不觉拉进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李医生和陈永仁是这样,《第六感生死缘》中的乔布莱克和苏珊也是这样。

可能太过理想主义了吧。

《2046》是王家卫耗时5年完成的作品,距离我第一次看它已经过去了1年多,现在再来写文章发表感想似乎有点晚了,只是对这部《2046》,在各个角度各个时间段都能有不同的理解,我对它的理解大致可分为3个阶段。
第一阶段:自从看完了《东邪西毒》后激动万分的我从此就迷恋上了王家卫,陆续看完了《重庆森林》、《春光乍泄》、《旺角卡门》、《阿飞正传》之后,我看了《2046》,当时最大的感觉就是王家卫的个人风格已经达到了极致,且不说带些故弄玄虚之感的台词与穿插其中的字幕,这片给人的第一印象基本是画面与配乐的极尽奢华,《2046》的王氏风格不同于王家卫《花样年华》之前那些作品的风格,王家卫从《阿飞正传》开始,个人风格就初见端倪,直到《春光乍泄》基本已经成熟,他也凭借着《春光乍泄》拿到了戛纳最佳导演,要说之后的《花样年华》的风格已经与之前的作品不同,有种脱胎换骨玩纯艺术之感,《2046》更是把这种“纯艺术”玩到了极致。
第二阶段:不久后对《2046》又有种很怪异的感觉,虽然讲的依旧是男女之间复杂纠葛的爱情故事,但却缺少像《东邪西毒》那样真挚的情感,电影除了华丽的画面音乐之外我也没看出什么,很多地方为了刻意体现王家卫自己的风格变的有些矫揉造作,这片在我心里基本沦为了纯形式之作,有点无病呻吟的味道。
某日上课走神,突然想起这部《2046》,从头到尾把剧情理了一遍,猛然发现,不仅不是形式之作,恰恰是王家卫用心良苦拍出来的一部片子。关于上课走神的内容,也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第三阶段。

兰彻本身就是很有天赋的科学家,而在求职中主考官不会只看你的坚持自我的优秀品格,而是你的专业能力,而我们能给考官展现的专业能力体现在我们的申请与面试上面。所以那一段给我感觉有点不切实际。

《花样年华》与“2046”
话说这片中有各种各样的“2046”,一个房间号码,一本小说,一个时间,一辆列车……其实不去想这些,且不顾网上流传的“政治暗示”说法,深究到底“2046”这4个数字到底怎么来的,还得从前作《花样年华》说起,《花样年华》里,“2046”号房间是周慕云与苏丽珍共处写小说的地方,或者说是“偷情”的地方也并不为过,也就是说,对于周慕云或者苏丽珍来说,“2046”房间代表了他们共同在一起的时光,也是两人最开心的一段日子,这段日子最终以周慕云去了新加坡而告终。在我看来,《2046》更像是《花样年华》的续集,一个王家卫刻意安排好的续集,《花样年华》与《2046》有一段时间是同时拍摄的,所以王家卫为了这部《2046》,在《花样年华》中安排了“2046”号房间这个概念的可能性也并不是没有。

至于反面角色的校长有些硬伤比如顽固不化,死抠定义。但我觉得我们不能就一棒子打翻这个制度。因为对于学位这个东西,就像梁文道在见字如面里面说的一样,这个制度是标准化的,但是给了人们一个度量的起点,分辨的尺度,对大环境来说是好的。

“2046”与回忆
对于周慕云来说,“2046”是自己最美好的时光,但他自己也深知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于是将自己生活中的点点滴滴转化为文字,写出了小说《2046》,小说讲的是一群痴男怨女千方百计要去一个叫“2046”的地方,那么这个“2046”究竟是个什么地方,这联系上文提到的“2046”号房间与电影中反复出现的台词就能得到答案,“每个去2046的人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回他们失去的记忆,因为在2046,一切都不会改变,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因为去过的人没有一个回来过……”,也就是说,在周慕云的小说里“2046”未必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个概念,那就是人们的记忆深处,而正如电影开始那段穿插的字幕“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一样,他们很难再找回过去,小说中的痴男怨女和周慕云一样,千方百计的要去“2046”,千方百计的要去寻找过去与回忆。